【中国两化融合发展数据地图(2017)系列解读之十四】新模式新业态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注入新动能:智能制造基础亟待进一步夯实

发布时间:[10-13]       来源:       作者:


2017年8月25日,中国两化融合服务联盟在2017中国两化融合大会上发布了《中国两化融合发展数据地图(2017)》,基于全国75000家企业近百项两化融合评估指标的一手数据,详细分析了全国整体、省域、行业、重点城市、中央企业在数字化、集成互联、智能协同、模式转型等方面关键指标水平;精准分析了我国网络化协同研制、服务型制造、个性化定制、平台化运营及智能制造的全景图、关键点和突破口;量化分析了我国两化融合投入产出、上市企业两化融合绩效差异、两化融合对技术进步的影响等;并从工业4.0的视角聚焦战略和组织、智能工厂、智能运营、产品和服务四个方面剖析了我国企业两化融合发展现状和问题;总体上看,两化融合发展对产业理论、经济、社会、产业生态等均产生了深远影响。

中国两化融合服务平台将分二十期对《中国两化融合发展数据地图(2017)》进行解读,本期内容为“新模式新业态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注入新动能:智能制造基础亟待进一步夯实”。

 

 

中国两化融合发展数据地图(2017)

系列解读之十四

 

新模式新业态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注入新动能:智能制造基础亟待进一步夯实

 

 “发展智能制造,是中国实现新兴产业培育发展与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有机结合的最佳途径”。《中国制造2025》指出两化融合是制造强国建设的主线、智能制造是主攻方向和制高点。当前,我国智能制造推进体系初步形成,对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的作用日益凸显。本报告依据中国两化融合服务平台所采集到的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管控集成、产供销集成等方面的情况,对我国企业智能制造的实现情况及效果进行了分析。

 

全景图:2017年全国智能制造就绪率为5.6%

 

2017年我国初步具备探索智能制造条件的企业仅5.6%,智能制造基础尚显薄弱。企业要系统、有效地推进智能制造,较高的装备数控化程度、基本实现综合集成是最初级条件。结合企业两化融合评估体系,以智能制造就绪率间接表征我国初步具备探索智能制造条件的企业比例(见图1)。据此测算,2017年我国初步具备探索智能制造基础条件的企业比例为5.6%,这些企业底层装备数控化程度高,管理信息化与底层自动化之间以及内部供应链上采购、生产、销售、库存、财务等环节间实现了集成,并开始向智能工厂、智慧企业迈进。近年来我国一批具备智能制造基础和经验的企业逐步涌现,但整体来看,仍需不断夯实智能制造基础并有效推进智能制造发展。

                                            

从区域看,江苏、山东、浙江、广东、天津等省智能制造发展水平位于第一梯队。从全国范围内来看,东部沿海地区的智能制造就绪水平相对领先,这些省份由于工业经济、设备、人才基础较为雄厚,在管控集成、产供销集成和关键生产工序数控化率方面表现较为突出,处于集成提升或创新突破阶段的企业比例较高,因此具有较好的智能制造转型基础。而华北、东北、西北、西南地区的智能制造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其中,西北和西南地区制造业基础本身相对薄弱以外,东北和华北地区则亟待改变原有粗放的生产模式,进行深层次结构调整,以智能制造为契机促进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见图3)。


关键词:集成互联、数据驱动是领先行业发展智能制造的共同选择

 

电子、交通设备制造、石化等行业智能制造就绪率相对领先,提升综合集成水平、加强数据应用是其共同选择。电子行业在集聚创新资源和要素方面具有显著优势,其底层装备的数控化水平、管控集成水平、产供销集成水平以及产业链协同水平均处于各行业前列,具备初步探索智能制造基础的企业比例最高,达到9.6%。近年来,装备行业围绕“设备互联、数据互换、过程互动、产业互融”等方面加快发展智能制造,致力于开展研发、生产、经营、服务等业务环节数据的采集与利用,行业智能制造就绪率达到5.7%,增幅仅次于电子行业;石化等原材料行业围绕提质增效,加强数据分析在设备预防性管理、能源综合管理、供应链管理等方面的应用,智能制造就绪率达到6.8%,高出全国平均水平,如图4。

突破口:夯实新型基础设施,加强企业综合集成水平是开展智能制造的着力点

 

夯实新型基础设施,为智能制造发展提供坚实技术基础。自动控制与感知、工业软件、工业网络、工业云平台等智能制造发展的重要新型基础设施,由于关键器件长期依赖进口,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我国新型基础设施产业体系尚不完善,对智能制造发展的支撑能力有待提升。在自动控制与感知方面,我国生产设备数字化率仅为44.8%,关键工序数控化率仅为46.4%[1];工业软件方面,决策支持系统(DSS)、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LM)、数据采集与监视控制系统(SCADA)等个性化需求较高的工业软件普及度普遍较低,分别仅为10.5%、16.7%、17.2%;工业网络和工业云平台方面,数字化生产设备联网率为39.0%,工业云平台应用率为38.3%。当前,我国亟需加快发展自动控制与感知、工业软件、工业网络、工业云平台等新型基础设施,为智能制造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提升综合集成水平是企业发展智能制造的重要突破口。实现企业内部底层装备、过程控制、制造执行、生产经营管理等环节间纵向集成,以及跨领域、跨企业的横向集成,是形成和提升智能制造能力的关键。当前我国处于集成提升以上阶段的企业比例仅为19.3%,企业综合集成、协同创新水平仍待提升。从企业内部纵向集成看,我国实现管控集成企业比例仅为15.5%;从企业间横向集成看,我国实现产供销集成的企业比例仅为20.0%,基于数据互通的生产经营管理闭环管控以及跨企业业务集成仍然是提升智能制造水平的重要突破口,具体如图5。

 

[1] 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是指规上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均值,此处为加权平均值。流程行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是指关键工序中过程控制系统(例如PLC、DCS、PCS等)的覆盖率;离散行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是指关键工序中数控系统(例如NC、DNC、CNC、FMC等)的覆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