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工董事长高红卫:全球的制造业即将进入新一轮生产方式变革与企业制度变革同步推进的特殊历史阶段

发布时间:[06-26]       来源:       作者:



本文摘自甘肃航天云网发表的航天科工董事长高红卫的文章。文章认为:全球制造业正处于群体性技术突破与根本性制度创新交替作用的关键时期,信息文明的阶跃现象已经出现。在全球同质化产能过剩的压力下,一方面“定制化设计、单件小批量生产、个性化消费”潮流推动智能化、协同化、云化制造技术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以满足“标准化设计、大批量生产、同质化消费”需求而出现的科层型“现代企业制度”越来越难以适应智能化、协同化、云化制造技术对于生产方式变革的要求,这就决定了全球的制造业即将进入新一轮生产方式变革与企业制度变革同步推进的特殊历史阶段。

 


 

经过200多年产业革命洗礼,人类社会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又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文明。经过近70年的艰苦奋斗,特别是40年的改革开放洗礼,我国已经走上开放自信、文明富强国家发展道路。这其中,制造业的快速崛起功不可没。


2008年,当我们刚刚沉浸在全球摆满“中国制造”产品喜悦之中的时候,全球金融危机来了,中国的制造业很快进入到残酷的洗牌期。10年过去了,一些企业倒下了,一些企业改行了,一些企业崛起了,一些企业还在挣扎求生。彷徨之中,工业4.0、工业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的大概念差不多同时迸发出来。

 

历史告诉我们,推动人类文明出现阶跃性发展的主要动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群体性技术突破带来的“破窗效应”,二是根本性制度创新形成的“破壁效应”。有时候两者同时出现,有时候两者先后出现。只有两者同时发力,文明的阶跃才能出现。

 

当前,全球制造业正处于群体性技术突破与根本性制度创新交替作用的关键时期,信息文明的阶跃现象已经出现。在全球同质化产能过剩的压力下,一方面“定制化设计、单件小批量生产、个性化消费”潮流推动智能化、协同化、云化制造技术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以满足“标准化设计、大批量生产、同质化消费”需求而出现的科层型“现代企业制度”越来越难以适应智能化、协同化、云化制造技术对于生产方式变革的要求,这就决定了全球的制造业即将进入新一轮生产方式变革与企业制度变革同步推进的特殊历史阶段。

 

新一轮生产方式变革与企业制度变革,有三条道路可供选择:

 

第一种,以完善的CPS为基础,从设备的智能化开始,逐步向上延伸到生产线智能化、车间智能化、工厂智能化,最终通过打造智能制造平台向着工业4.0的目标前进(简称为德国模式);这种模式发展的实际效果将是“自下而上递进上升”,最终实现兼容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云制造三种业态的目标,特点是企业制度与运营模式的变革可以滞后于生产方式的变革,比较稳妥。

 

第二种,在基本实现智能制造的垂直配套体系之中,以线下全球协同制造分工布局为基础,打造全球化线上协同制造与协同售后服务平台,继续保持全球制造业垂直分工体系的主导地位(简称为美国模式);这种模式发展的实际效果将是“抓中间带两头”,最终实现兼容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云制造三种业态的目标,特点是企业制度与运营模式的变革幅度取决于协同制造的深度与强度,即企业制度与运营模式的变革幅度正比于协同制造的深度与强度。

 

第三种,在绝大部分企业不具备智能制造能力,企业的运营流程尚未完成信息化改造,且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智能化改造和信息化改造的前提下,从云制造生产方式变革入手,在渐进开展制造能力智能化改造和企业运营流程信息化改造过程中,同步开展企业制度的调整与变革;这种模式发展的实际效果将是“自上而下逐步深化”,最终实现从云制造到协同制造、从协同制造到智能制造的逆袭,与德国模式、美国模式殊途同归;其特点是企业制度与运营模式的变革基本同步于生产方式的变革,适合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

 

航天云网选择了第三种发展路径:搭建工业领域公共云平台,从打造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起步,先把分散在全国各个角落市场主体的资源配置与业务流程优化工作放在中心地位,配合中国制造业的群体转型,重点服务中小微企业生产方式转变,以及企业组织结构和企业制度变革的需求,从云端企业“省钱、赚钱、生钱”三个层次逐步递进,形成云制造产业集群生态。航天云网作为工业互联网公共平台上线3年来,始终坚持这一发展理念,交出了一份令人欣慰的答卷,初步验证了具有中国特色“自上而下逐步深化”工业互联网发展路径的现实合理性。